山东新增确诊病例2例 初步判断系境外输入关联病例


对于周永晖的解释,台湾交通部门负责人林佳龙并不接受。林佳龙说:“这起事件确实有疏失,是刻意隐瞒,还是沟通不良造成资讯落差甚至错误,会在釐清后进一步追究责任。同时,林佳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周永晖已自请处分。

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,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,更是大肆收受贿赂。在这段时间里,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,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,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。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,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,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。

2013年,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,在向规划局报批时,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。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。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,上报审批顺利通过。2013年至2017年间,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,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,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。

16年来,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于文涛陷入利令智昏的怪圈。他从受贿时冠冕堂皇地推辞两句,逐渐演变为向有求于他的企业和单位频频暗示。他把权力当作捞取钱财、积累财富的工具。

美联社称,当联邦政府开始大量订购时已经太晚,许多医院已向联邦战略储备库申请援助,使得本应发挥应急作用的联邦战略储备库的库存很快亮起红灯。更为糟糕的是,许多医疗机构称,他们收到的是已经坏了的呼吸机和过期的口罩。

纵观于文涛的犯罪历程,他通过自身努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,作为党的执政骨干,本应发挥“关键少数”的示范引领作用,以身作则、从严律己。但是,他却将手中的权力当成“摇钱树”。从政30年间,收受巨额财物,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。于文涛案有受贿周期长、受贿对象广、涉及罪名多、犯罪数额大等特点。思想上的松懈、道德上的滑坡、作风上的堕落固然是其沦为阶下囚的主要原因,但其不良的家风也是重要诱因。良好的家风是抵御贪腐的“防火墙”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:“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,廉洁修身、廉洁齐家。”

目前,多个美国州长表示,他们需要与联邦政府以及其他各州竞价购买医疗物资,从而推高了物资价格。纽约州长安德鲁·科莫(Andrew M. Cuomo)声称:“如果要购买呼吸机,仿佛要50个州一起竞价,这简直就像在网络拍卖平台上购物,甚至你还会收到公司打来的电话,告诉你加利福尼亚州出的价比你高。”

从2002年到2018年,在长达16年的受贿历程中,于文涛五千一万不嫌少,百八十万不嫌多地笔笔“笑纳”。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”,于文涛思想的堤坝,就这样被一次次的“感谢”腐蚀着,逐渐陷入公权与私利的交换游戏中。虽然于文涛有自首、坦白情节,且认罪悔罪,并退缴了大部分赃款赃物,但这一切也只是亡羊补牢,悔之晚矣……

据此前台媒报道,3月20日,台湾“观光局”主任秘书林坤源儿子自菲律宾返台,台交通部门“观光局”派驻桃园机场旅客服务中心员工到登机门接机,并陪喝咖啡,全程接触时间为1小时39分钟。随后,两人接连确诊新冠肺炎,接机员工5岁的儿子也被不幸传染。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原副市长于文涛因犯受贿罪、私分国有资产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。他对送来的钱来者不拒、一概笑纳,仅查明的受贿金额就高达1200余万元,他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——

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。他以为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,没有警醒与反思,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,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。